首页 新闻动态正文

我走了,带着一张训诫书{作者萍老师}

图一熊 新闻动态 2020-02-24 2604 1 | 文章出自:人民网 一张训诫书萍老师

 

我走了,带着一张训诫书

作者萍老师 

1985-2020

天还没亮,我走了!

我走的时候,渡口很黑,无人相送,只有几朵雪花落在我的眼底。我一思念,它们便从眼眶滑落。

黑夜真黑,黑得让我想不起万家灯火。我一生追求光,我自诩很明亮,但我拼尽全力,却什么也没点亮。

谢谢你们,昨夜冒着风雪来看我的人!谢谢你们整夜不眠,像守望亲人一样把我守望!可是脆弱人间,没有奇迹。

我原本平凡而渺小,有一天我被上帝选中,托我将他的旨意转告苍生。

我小心翼翼地说了,于是,有人劝我不要惊扰太平!

我只好守口如瓶,还用鲜红的指印保证——我说的话都是童话,戴花冠的致命皇后从来不曾下凡作乱。

就这样,天下继续熙熙攘攘,谁也不知道,巨大的悲伤即将把城门深锁。

后来,上帝大怒山河失色,我也病了。再后来,我的家人都病了。我们像千万片雪花一样,你一片,我一片,各自飘零。   我曾以为,只待春江水暖,我和家人便能再度重相逢。到那时,我们就坐在鹅黄的油菜花田,把花儿一朵一朵地数,把日子一分一秒地过。

等啊等啊,我只等来了昨夜小雪,上帝摸摸我的头,爱怜地说:乖,跟我走吧,人间不值得!

我一听就泪落如雨,虽然人间苦寒,上帝温暖。但我怕过了奈何桥,偶尔回望吾乡,再也望不见一家老小。

其实,我的风骨早就被拍死在一纸保证书上。我继续阳光朗照地活着,歌颂生命,赞美松柏,那是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。而今,我的肉身也死了。

在我成为一粒尘埃之前,我又静静地怀想了一遍故乡的黑土白云。多想回到小时候啊,风是尽情飞舞的,雪是洁白无瑕的。

活着真好,可我死了。我再也无法抚摸亲人的脸庞,再也无法带孩子去看东湖春晓,再也无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樱花,再也无法把风筝放到白云深处。

我曾依稀梦见我尚未出世的孩子,他(她)一出生就眼含热泪,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寻找。对不起,孩子!我知道你只想要一个平凡父亲,而我却做了一个平民英雄。

天快亮了,我要走了,带着一张保证书,那是我此生唯一的行囊。

谢谢世间所有懂我怜我爱我的人,我知道你们都在黎明等候,等我越过山丘!可是,我太累了。

此生,我不想重于泰山,也不怕轻于鸿毛。我唯一的心愿,就是希望冰雪消融之后,众生依然热爱大地,依然相信祖国。

等到春雷滚滚,如果有人还想纪念我,请给我立一个小小的墓碑吧!不必伟岸,只须证明我曾来过这个世界,有名有姓,无知无畏。

那么,我的墓志铭只需一句:他为苍生说过话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

精彩评论
  • 2020-03-20 12:15:21

    也许鲁迅在成为文学家之前也是这么做的。不过他遇到的那些管理者比你好一点儿罢了。